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位于:尚派形意拳 >> 拳法理论 >> 尚云祥是这样练形意拳>>正文
拳法理论
  • 形意拳“三体式“介绍
  • 拳宗师尚公云祥略
  • 半步崩拳”究竟妙在何
  • 十二形歌诀
  • 尚云祥是这样练形意拳
  • 尚云祥在天津二三事
  • 尚云祥是这样练形意拳
    作者:admin    时间:2015-10-2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尚云祥是这样练形意拳

    一、桩功是个宝 得它才能好

    站三体式是为了强身,打好技术基础,故先生特别注重站桩,并藉以考验人。一天早晨,师兄们还未起来,我已在外院(北京十二条辛寺胡同尼姑庵庙内)正殿廊檐阶下两米左右处的香炉旁,站起桩来。先生看罢,问我:"站得怎么样?明白是怎么回事吗?来!我告诉你,站扎实点!"只见先生用中间三个手指在我胸前一划,我竟忽悠一下撞在正殿门上。我过去虽听说过形意有什么内劲,认为不过是传达。可是这回,想不到一百多斤的人,被打出丈八尺远,劲真是够大的,可是手打在身上为什么不疼?又摔出那么远?低头再一看前廊下的台阶更为惊讶,这台阶虽高不足尺,可不知自己是怎样背身上来的?就这一下,鞭策我一干几十年!后来,才深知桩功的威力,以及它和发劲的关系。如果不求实效,不认真站,或站得很少,是没法尝到的。

    先生所教的三体式,夹剪腿三七劲、龙折身,难度大。如果桩功站得好,不仅拳术基础扎实,而且一站气沛周身,掌指、劳宫穴的热流、气感,虽处于静态,却有抻筋拨骨、调整五内、惊起四梢之效。

    二、脚打踩意不落空 消息全凭后足蹬

    先生讲"腿劲",常说这两句话。我们似乎明白,又不真懂。也知道形意的槐虫步,是它的特点之一。也知道"打法须要先上身,手脚齐到方为真"的道理。认为利用身体向前冲的惯性,再加上手臂的发力,打上就能有效,有效就是不落空呗!根据这个道理,为了加大身体的前冲力,所以才要"消息全凭后足蹬"吧!至于为什么叫脚打?又为什么叫踩意?却捉摸不清。一天,我和李明让(振东)师兄在练功,老师说我们上步的劲还不对,过来拉着我的手,随即用脚一趟我的前脚,我就不由自主一连后脚也跟着离地而起。不是我的手被拉着,定会被凌空摔出,先生淡淡一笑说:"这就叫脚打踩意不落空!劲不对,劲不大能行吗?"这时我才明白什么叫踩意,又为什么叫脚打,也领悟到去意好似卷地风的真正涵意了。如果不跟步只追求着做,凭踩脚以造声势,或单凭手脚齐到的撞劲来理解形意拳的精华,相差何其远耶!

    三、不知进退枉学艺 不知起落枉伶俐

    先生教我们练鹰捉、钻拳等,和一般的练法不同,都是把前脚先拉回半步,接着再进步。且前脚上步脚不外撇,而是直进且有独立之形。此外还有进退、摇转等不同变化的步法,因之用力的方法也不同。先生曾说:劲不对没用,步不活是病。要进退灵活,还要迅速有力,不知进退枉学艺嘛!

    学形意的第一趟拳,人们叫它劈拳,而先生却叫它鹰捉。说来是有道理的:1、它是掌,不是拳,就不能叫拳。2、劈拳之形似斧属金,是拳经的定论。它既是掌,又是俯掌,根本不似斧之形,就更无法练出似斧之劲,与要求的劲根本不符,这就说明它不是劈拳。3、经云:出势虎扑,起手鹰捉。既然提出起手动作是鹰捉,而五行、十二形等拳的起手,又都用得是它,所以应该管它叫鹰捉(先生教我们练的劈拳是另外一趟,手握拳,以小臂作斧刃发劈劲的)。谈到鹰捉,说来平凡,练形意的人都会,但不好练。甚至有一辈子吃不透、练不到的味道。为什么?这就得从形意拳的劲追究起。形意拳竟有什么劲?广义来讲,五行、十二形,一种拳一种劲,甚至一种拳包含几种劲。而形意独具特色的、最根本的劲,却在于起落、钻翻。故经云:不知起落枉伶俐。如果把起落简单地理解成是动作的起伏,就大错而特错了。我在学站桩时,先生那一划,不正是起落的精华摩挲劲吗?也就是人们很少知道的翻浪劲。而鹰捉正是练它的基本拳,故称之曰:形意母拳。经云:起为钻,落为翻,起是去也,落是打也,打起落如水之翻浪。如果对鹰捉的起落、钻翻不理解,就谈不上领会形意的真谛。正象先生说的:"不懂起落,就是傻练!只能闹个好身体,没法领会其中窍要!"这话,确什得我们很好地琢磨,弄个明白。

    四、拳法意来本五行 生克里边变化精

    先生曾说:"你要健强五脏六腑,改变精神气质,打好技术基础,就得先练好五行拳"。还说五行拳不仅锻炼外在的技术动作,还对培养和发挥内在的精神作用,有显著效果。并常说:"五行五精即是五虎","五行本是五道关,无人把守自遮拦","四梢但齐,五行乱发","五行合一处,放胆即成功"等等。细心玩味,确感到它有助精神,长勇气的作用。这在技击上该是多么重要的一环。先生说"内要提",就是要把内在精神提起来,包括把内五行发动起来。"心动如飞剑,肝动似火焰,肺动成雷声,脾动肾加功"。这样发动,会增强克敌制胜的信念与威力。

    人们练五行拳,大多数是按金、木、水、火、土,形成劈崩钻炮横的顺序来练。而先生则不然,先生说讲五行,就得讲生克制化。练五行拳既为治病、健身提高技术,就得按五行相生的道理来做,也就是按金、水、木、火、土,劈钻崩炮横的顺序来练。否则,钻与崩的顺序一颠倒,就出了问题。因为劈属金,崩属木,便形成了金生木,钻属水,炮属火,又形成水生火。讲五行却又违反相生的规律,从道理就说不通,当然效果也就不能理想。

    五、虎未扑食头早抱 出洞入洞紧随身

    有人曾对"虎抱头"提出质疑,引出不少议论。我以为,在形意拳术中虎抱头是正确无疑的。它是形意技法中独具特长的动作要领。必须理解并要在平素练习中,严格掌握和运用。至于虎豹头则是与虎抱头同音,由于臆测误解而产生的。尚先生讲形意动作,一开始就强调"肘不离肋,用不离心,出洞入洞紧随附身"。这是形意拳出入手的原则,起到先打顾法后打人的作用。顾是为了打而储蓄力量。因为肘不离肋,手不离心,会使身臂成为一体,臂借身力而力大,身借臂力而得发。再加上钻、翻、拧、裹、坠使蓄力增至极强,威力乃更大。因之它是有利于防守、发劲的窍要所在。而出洞入洞紧随身不仅是上述涵义的引申,而且是对即将出手的刹那间的要求。洞即人的嘴,出洞入洞就是说出入手都要从嘴这儿走。在手未离身蓄力待发时,手是在头下抱着,这正和虎扑食的形意相同,故名虎抱头。虎之扑食不仅蓄力而发既快又猛,而且是爪到嘴也到,故使被扑之物难于抗脱。形意虎形拳的技击威力,正是借助虎抱头的束身蓄力,既顾又打而产生的。并且成为形意拳的主要技法,列为四象,即鸡腿、龙身、熊膀、虎抱头。

    六、火机一发物必落 硬打硬进无遮拦

    先生教练的形意拳术和器械,都要求打好刚劲,迅猛刚实,才能达到"起如风,落如箭,打倒还嫌慢","起如箭落如风,追风赶月不放松"的技法要求。只有刚实才能达到"火机一发物必落,硬打硬进无遮栏"的技击作用。因之在形意技法中,练不出迅猛刚实的爆发劲,是不符合拳经要求的。刚劲,与用拙力去求迅猛是迥然不同的两码事。形意练功有返先天之说,要求一切动作顺乎自然。练刚劲也要顺乎自然,在轻松、和谐中按照技法要求,逐渐去追求上下内外、完整一气所形成的刚劲。如果是靠笨力气蛮练,就谈不上什么刚劲了。

    形意拳有刚(明)柔(暗)和化劲三步功夫,三种劲的划分。动用中疾用骤发的为刚劲,缓动遂发的为柔劲,不意而发的为化劲。但是,这三者是不能截然分开的。它们同是在上下相随,内外合一,周身完整一气这一基础上求得的。而且三者还有个同一目的------发(打)。讲发不论是柔劲还是化劲,都必须有刚劲来作本钱。否则,就是借力而发,也发不出理想效果来。故先生年过古稀时还说"我若再有三十年阳寿,就再打它三十年刚劲"。因而先生认为柔(暗)劲的练,不能分阶段单趟地练,否则会得不偿失的。特别是化劲,根本没法分从阶段单趟去练,更不是单趟所能练得的。只有在刚劲打好,身力得发的基础上,根据掌握的技法,把发劲前的过渡动作,从自然轻松中、从技术分解中、从运用默悟中,按技法要求去找,才会渐有所得。这就是尚云祥先生给予我们拨云见曰的指迷之谈。

    先生教学十分注重练功找劲,很少讲着法。先生说:"不论什么高着绝着,都不是灵丹妙药,都会因人因时因地的不同,发生不同的变化,甚至有时反被他人所乘。""哪沾哪有,欲发则发","拳无拳,意无意,无意之中是真意"。用先生的话说:"只有追求这个者是形意拳术的真正精华"。

    先生对形意拳的提练升华,有许多独到和阐发之处有待我们后辈去认识和发扬。1986年的11月28曰,是先生诞辰122周年,仅借本文,略志怀念!并为同好引些借鉴。去秘务实法自然形意拳有益于身心,且别具技击特色,因而受到人们的喜爱。但是它流传年久,且过于保守,因之对它的认识产生误解,讹传实在不少。兹以解析,避免产生疑虑。

    (一)形意拳的名称多样,亦让人难解。实际因其技法内容不断衍变,名称也就几经变更。最初叫心意拳,心意=拳,又叫意拳,后经李洛能先生的发展和创新,才定名叫形意拳。正因为近代人们多不见过心意拳和心意把,也没有把《心意拳谱》、《心意六合拳谱》和《形意拳谱》人过实质性和比较和分析,心意拳和形意拳从名称到技法,都产生一些疑问。实际心意拳是形意拳的前身,形意拳是心意拳的衍变和创新,两者从理论到动作已然大不相同,各具特色了。形意拳名称的含义,说它象形取意,是对的。不仅十二形是象动物特能之形,取其技巧实用之意,就是五行拳也是如此。比如劈拳之形似斧属金,钻拳之形似电、似闪属水等等,也都是象其特点于外形,取其实用于内意,以提高形意拳的体用实效。实际还有更深邃的含义,就是外练形内练意,以求形意一体,内外合一,构成形神俱渺,周身通灵的高超境地。故形意这个名称改得好,改得对,不是什么笔误。

    (二)形意拳好,但也不是什么神仙术,也不是说得那样复杂而神秘。经云:“固灵根而动心者,是武艺;养灵根而静心者,是修道”。这两者有不同的内涵,也不该混淆。在《拳意述真》一书中,孙禄堂先生把道家炼内丹的内容和形意拳的三步练法交错阐述,因之使人们神秘莫解,实际这是两码事。

    形意拳本身就是内外兼修的,只要按它的技法、要旨去做,是可以达到强身延年和技法实用的效果的。若单从修身养性的爱好出发,另外练练内功,当然也好。可是现在一些人胡吹的神秘感深深地干扰着形意拳爱好者。如“是不是先做到五气朝元才能练好形意拳?”“是不是打通周天才能气沛周身?”“是否练形意拳必须先练好内功,才能会发内劲?”还有的人受经络学说影响,问“练发形意拳的真劲,是否都得按经络以行气?”等等。

    首先该弄清前提,若想练好形意拳,找出真劲,什么“五气朝元”、“三华聚顶”都不用去考虑,只要按拳法要求务实地去练就行。要讲行气,也不用那么多麻烦,只要能气以直养,平素练拳不走周天,经络也照样能通畅。不追求三华、五气也照样能“精养灵根气养神”。武为实战,瞬息万变,以意引气怎么走经络?如何来得及?就是平时练功净考虑经络怎么走,就难于追求动作、劲路之精微,也不利于实践的应用。特别对初练形意拳的人,根本没有必要,也没有条件去考虑什么内功和经络。只要能自然地运用逆呼吸,气沉丹田,发劲时丹田省气,就算基本上做到技法行气要求。就中以强身、健体、行气、找劲。渐渐就能意到、气到、力也到。如果再能求六合一体,也就是上下、内外练得完整一气,就可以说练对了形意拳,自然也就能劲整气沛,内劲自生。若到功深悟精,更会哪用哪到。由此可见形意拳并不复杂,也是神秘,实质就这么简单、朴实。只要能择善而从之,方法正确,相信通过实践肯定会得到证实,我们也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 三)谈到“六合”,也该明确一下。它是形意拳的立身之本,内劲之源。没有它就没有形意拳的特殊劲。

    从三步练法来说,不论是疾用骤发的刚(明)劲,或是缓动遂发的柔(暗)劲,乃至不意而发的化劲,应该说无一不是以“六合”为基础提炼升华而求得的,其作用可谓大矣。如果只认为“动作能合,姿势就正,就可获益”,仅仅这样去理解就太肤浅了。

    个别有人讲“练形意因为用力过猛,步法太重,易成驼背或导致重脚”。如果说有这种现象,就得一责他自己“平素怠惰成习才驼背,练时虚张声势才跺脚”;二责他老师“平时教导不严,练时技法不对”。这与形意拳本身毫无关系。因为它要求的是“从轻松、自然、和谐中去求完整的爆发劲的”。不努气,不用拙力,就不存在用力过猛的问题。若说脚重,它的后脚蹬,前脚趟的劲是够大的,可是它落脚,只是落速,踩实,而不是跺地,更不像震脚那样又重又响,所以说它不地形成脚僵脚重的毛病。尚云祥先生专攻形意,美号“铁脚佛”,该说脚是很重的,但年逾古稀,横穿北京白塔寺庙会时,嫌乱,想快过去,说声走!三四步后就不见人影了,我们三个人汗流浃背竟追不上。这说明形意拳练好了,脚不但不重,反而轻灵,劲疾。

    有人讲形意拳的进步,要求迈步远、速度快、落地稳。实际除太极拳外,所有的拳脚概多这样的要求,若说这是形意拳的特征,就远远的不够。形意拳要求“行如槐虫”,“打法须要先上身”,每逢进步,都要先进身,又要跟进后脚,故身步齐上,不仅势猛,而且步快而远,不同一般是其特点;又要求“手脚齐到才为真”,不仅身步齐进,又要加上身手劲整,同到齐放。故云“势若奔雷,锋不可挡”是其长处;还有“去意好似卷地风,脚打七分手打三”。它进步前脚前趟之劲,如铁犁翻地,可以把对方拨地趟起。这就是它的“脚打”特技,是形意失传之秘。但是它虽长于“脚打”,可不是用脚去踢,因为它强调“拳打遍身是法,脚踢浑身是空”。所以它并不讲究用腿法。在套路中明腿只有两个,一个是狸猫上树的截踢,一个是龙虎相交的搓踢,再有就是不定用踢的暗腿。因之不能把它的“脚打”误为腿法去踢,而只是进步的技法窍要之一。可以说它进步的要求很多很多,而且技巧也很特殊。要练形意拳就该掌握这些主要的技法和要求才四)人们对形意拳还有个较大的误解,认为练它必须是性质猛烈,本力充足才能有收获,而体力弱小者就难收效,这实质是对焕发身体内在的精神潜能与

    (四)人们对形意拳还有个较大的误解,认为练它“必须是性质猛烈,本力充足才能有收获,而体力弱小者就难收效”,这实质是对焕发身体内在的精神潜能与技术指导下锻炼出来的技巧功力,两者结合所产生的能量有多大不够了解。错误地把形意拳的劲力,看成是靠臂力发展起来的。“半步崩拳打遍天下”的郭云深先生是个小老头,大名鼎鼎的周明泰先生是个小个子,而尚云祥先生投师时,李存义先生说他像个小“糖瓜”,体态更弱小。这三代人都是弱小之躯,但是练形意之后,都成了武坛巨擘。这类例子很多。归结起来,只要有明师指点,加上个人刻苦努力,精微钻研,什么弱小体质,练形意拳都可以取得成就的。

    (五)有许多人对形意拳的三步练法感到迷惑,一再提出究竟该怎么练才对?这是技法窍要,也是过去不传之秘。所以有的人作解释时,不是隐讳不谈,就是自己也没明白。但尚云祥先生早就有精辟的讲解。谈到形意拳是讲究“硬打硬进无遮拦”的,但绝不是凭蛮力气愣打猛撞,而是按技法练出来的,不管对方是动是静,是借惯力,不借他力,是想打就能放的高度技巧和功力。也中有严格地按技法要求,去练得完整的疾用骤发、迅猛刚实的爆刚(明)劲,才算真正有了发人的体钱。进而再从技术分解中,去找缓动遂发,沾身纵力的柔(暗)劲。进而柔极自化,再追求周身通灵,哪沾哪有而至不意而发的化劲。这就是三步练法朴实的进阶之路。但是刚劲没练好就练所谓“柔劲”或是分阶段单趟去练柔、化劲,都是无法求得的。特别若是丢掉刚劲的锻炼,还会得不偿失的。也不是只重外形动作或追求什么“绝招”所能得到的。更不是凭个人兴趣和认识,可以随意改变的进修道路。对于这些问题是该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破除师承、派别、先入为主成见,从辩证中去求明理,从实践中去获真知,择善而从之,则形意拳幸矣!

    七、谈硬打硬进无遮拦

    提起“硬打硬进无遮拦”武坛人们多知道它是代表形意拳技击特色的。可是,在形意门中有些人们却认为它只是练形意拳的明劲功夫,初步阶段。实际却不尽然。

    形意拳是有刚(明)、柔(暗)和化劲三步功夫,三个劲的不同进程和造诣。但是,尚云祥先生说:“这三者是不能截然分开的,也不是分阶段单趟地练所能求得的,实际是“刚至柔生,柔纯自化”,没有截然界限”。现在我们看到练形意拳的,练真正明(刚)劲的不多,而练叫做“柔劲”的,或练叫做“内劲”的确乎不少。这些武友们既然巳在练“柔劲”或“内劲”,说明他们已完成初步阶段,也就是达到了“明劲之功尽,易骨之劲全,练精化气之功亦毕矣”。如果真是这样,应该说完全可以达到“硬打硬进无遮拦”的技击境地了!但事实却不如是.正像有些这样的同好对我说:“讲道理似乎蛮明白,练起来也像很带劲,可是扪心自问,如果不借手脚齐到的冲撞力,手到对方身上,想打却打不动,什么劲也发不出来了。”像这样的,能说是明劲练好了吗?这样的基础就练什么“柔劲”、“内劲”能取得实效吗?当然,对于年老体衰,体弱多病,又毫无功底的人来说,为了祛病健身,另当别论。如果是为了提高技术,又要探索技击实效,就形意拳的理论和实践证明,这样做,就值得研究了。

    拿我个人来说,也可说是受名师指教,也经过六十来年的锻炼和磨砺,明劲的功夫也下得不少,如果按先师尚云祥先生所要求的讲发劲,“沾身纵力”至今仍感到未尽满意。说实在的,不是暗劲没通,还是因为明劲不到。何以证明?就是拿“硬打硬进无遮拦”来衡量的。正因为自知不足才借本文建议同好们应该拿“硬打硬进无遮拦”这个技击标准当面镜子来对照,对自己是有好处的。起码衡量自己的技艺和功夫,是个什么水平?找找差距,也好正确认识该怎么办?对形意拳爱好者是件很有益的事!

    要对照,就得先弄明白, “硬打硬进无遮拦”到底是怎么回牢?又怎样来衡量它的水平?

    要说明这点,该先说明前辈们的看法并不完全一致。尚云祥先生和孙禄堂先生虽曾同受郭云深老先生的指教,在技术观点上有所不同,对“硬打硬进无遮拦”的技击作用说法也不同。这不奇怪,同堂学艺,各有所长。但孙先生曾著书立论,知道的人多,其观点也被许多人所引用。而尚先生只是口授心传,又择徒较严,致传播不广,知者人少。在这谈谈,让广大爱好者也知道知道,或有益而无损吧!

    硬打硬进不仅是手脚齐到:内家拳在技击实战的发劲上,常谈到的观点有:打动,不打静,以静制动,化而后发。这被人们视为是内家拳的特点之一来运

    “硬打硬进”不仅是手脚齐到:内家拳在技击实战的发劲上,常谈到的观点有:“打动,不打静”,“以静制动,化而后发。”这被人们视为是内家拳的特点之一来运用。唯独形意拳多了—个“硬打硬进无遮拦”的技击要求,这个要求发人深思,有待抉微以求之。尚云祥先生一生专工形意,不计其他,与这一独特的技术,不无关系。

    内家讲“打动,不打静”“以静制动,化而后发”是有道理的。都知道,引动对方在动态中,又仅能借其力,而且其根不固,打之易发。如对方在静态中,站之稳稳,就是小小的步,也会步实根固,发之不易。不怪老前辈中有的人常说“我这一站,你就问不动!”诚然,他的三体式桩功深,不易问动。但是,应该说是可以问动的。如果问不动,就该怪自己的明劲没练到,内劲更没有。正像有的人所愁的那样,“人家站在那让你打,手到身上就是发不出劲来!”实际这是明劲还没打出,就更谈不到什么内劲和发人了!这也说明打静较难,真能发劲也非易事!而“硬打硬进无遮拦”的“硬打”中就能敲开发劲、打静之门,用它来对照,便于全面验证自己。

    尚先生教人,讲究练功,找劲,很少讲招法。认为招法会因人而异,不切实用。故强调找劲,发劲。在讲发劲时,最常提到的是“火机一发物必落”,“硬打硬进无遮拦。”特别提到“硬打硬进”可不是单凭手脚齐到的楞打劲,要讲“硬打”不能把明劲练到“六阳纯全,刚健之至”,内劲也不能从中而生,就不能有发人的真本领。先生说:要弄清这个道理,就得首先明白“硬打”是怎么回事?说:“硬打”就是不管对方“是动,是静,动也打,静也打,想打就能放!”说“硬打”就不管对方“是刚,是柔,刚也打,柔也打,不用借惯力,不用借他力。上步也打,不上步也打,沾人身就有发人的本领。”“进而更能,遮也打,拦也打,沾哪打哪。”只有这样才称得上是“硬打”。比之“以静制动”。“乘虚而击”等等,可省事多了!按尚先生这样说法,这个“硬打”的难度就大多了,这个威力也惊人多了!有了这个发人本领,才真有了“主动权”。“打人如走路,看人如蒿草”。当动手时,想硬打固可得手应心,如不想硬打,不论是试试对方,或是不肯摔着对方,还是遇到狂妄耍耍以教育对方都可以缓动柔应,随意而发,也会是游刃有余的。何况不用撞打的“沾身纵力”本身就是“暗劲”的实用技法。这也说明“硬打”就有“暗劲”更可说明它不仅是初级阶段。谈到“硬进”和“硬打”是两码事,是各有所司,而又相辅相成。说“硬进”也不是我们想象的打拳进步那么简单。先生说“打法须要先上身,手脚齐到才为真”这两句话,不过是为了能练出整劲,所提出的一个基础要领。仅能手脚齐到是谈不上“硬进”的。必须能起到“脚打七分手打三”的作用,能做到“脚打踩意不落空”,“去意好似卷地风”的要求,只有这样才能起到“硬进”的效果。先生讲的很明白,为什么要“进”?就是为了打。既然用脚进,也就要发挥用脚打的作用。怎样用脚打?就是后脚蹬,前脚趟,如卷地之风。劲大,步远且疾,沾着对方,如铁犁翻地把对方拨根摔出,经云:“挣崩摘豆角,犁(扌周)五趾顶”这个“犁(扌凋)”就是脚打趟劲的写照。这样用脚才是拳经所要求的形意拳的真正的“脚打”。也是形意拳能硬进无阻,制敌有效的诀窍之一。一脚趟出,能把对方拔根而起,远远摔出,比手打的威力大得多,因而才有“脚打七分手打三”之说。可惜这一技艺,知者太少,因之拳经这句话,多被误解。

    在形意拳中叫“脚打”就不是用脚踢。把“脚打”理解为腿法,就抹煞了形意的特色。经云:“拳打遍身是法,脚踢浑身是空”就是说不让用脚踢,“远去不发脚,发脚不打人”还是说虽然离得远,也不主张用脚踢。除非特殊情况是很少用踢的。形意门前辈中也有个别擅于用脚踢的,那是他个人的认识和练过其他拳种所形成的习惯。郭云深和尚云祥两位先生都讲“脚打”却都不讲踢。而他们老二位的硬打硬进的半步崩拳,却人称绝技,威力骇人。这说明用脚踩打,是形意拳独具特色的,别具内涵和威力的脚打和硬进的技法。经云:“脚打七分手打三,五行四梢要合全,气伏心意随时用,硬打硬进无遮拦”。尚先生说:这四句话中所说的“无遮拦。可不是说没有什么险阻的意思,而是说,让对方没有办法可以抵挡。这涉及到技艺与功夫,精神与气质,以至理解技术和如何运用的问题。先生说“技艺在于传授 (指老师教的水平),功夫在于实练(指掌握技术实质及实际练习)。技艺和功夫是两码事,功夫大不等于技艺高,但技艺高又必须通过勤学苦练,下到功夫,才能变成自己的实际技能.功夫下在平时.技能用于瞬间。外精拳脚,内蕴意气,还必须以“神”贯之。上面所引述拳经的四句话,就是说在正确技术指导下,下到功夫,=一气,发动五行四梢的内在精神,才能做到“硬打”和包括“脚打七分手打三”的“硬进”,就会使对方没有办法招架。如果不懂“硬打硬进”的真正技艺和作用,那就简单了,也就无从认识其别具内涵和惊人的效果了。郭云深先生的半步崩拳打遍天下,就是硬打硬进无遮拦的典范。尚云祥先生得其真传,也以半步崩拳扬名武林。由于人们对先生使用崩拳,既来目睹,又未耳聆指教,故出现许多猜测说法.说什么。拳到壁穿,没法抵挡”说什么“势如连珠炮,猛不可挡”等等。实际这些比喻,都只是力大迅猛的表现,够不上别有内涵的绝技。何况经云:“拳去不空回,空回总不奇”,如果真像连珠炮,那就必然打出一拳,就得空回一拳,不仅白费气力,又与拳经有违,还何奇之有?倒是曰本人松田隆智在他著的《中国武术史略》中所引述的鞍为确切些“他和对方接近稍一动手,对方就得倒下”为什么?就因为先生有上述的“硬打硬进无遮拦”的真本领,所以才所向披靡。

    从上述一些具体技术来街量硬打硬进无遮拦不仅具有较高的明劲和暗劲,且巳步入化劲之阶,只是没到不意而发的境地。因之,把它列为形意的初级阶段是

    从上述一些具体技术来街量“硬打硬进无遮拦”不仅具有较高的明劲和暗劲,且巳步入化劲之阶,只是没到“不意而发”的境地。因之,把它列为形意的初级阶段是不够确切的.我觉得,特别令人深思的是:“一手之出,一步之进”竟有这么多讲究,该多么令人神往啊!真我们怎能不尚武德,励“三知”,秉“二戒”虚心抉微以求!可惜吾侪多系业余爱好,时间,精力有限,难臻佳境,愿公诸同好,相期共勉。

    怎样去练“硬打硬进无遮拦”尚先生曾感慨地讲:只有掌握了“硬打硬进无遮拦”的真本领,才算摸到了形意拳的真味道!这话说得简单,却意味深长啊!怎样练? 才能摸到呢!怎样才能练到“硬打硬进无遮拦”的真本领?一句话,“没有捷径!”就必须先打好明劲,要从自然合谐中练到迅猛刚实。

    先生说:“只有做到自然合谐,才能使“外形合顺,劲从中来,内质中和,气自然生”才能使“四肢百骸气质归一,摒除后天拙力”按规矩练,逐步找出“上下相随,内外合一”的“先天”真劲。使“人身散乱之气,纳入丹田,运之周身,成为完整一气。”这样自然就会合谐地,内外交融地练,自然就会渐渐形成“返先天”的没有后天拙力努气的完整之劲。内劲也由之萌萌而生。在有了这初成的完整之劲,还要仍从自然合协中进一步去追求,练出既完整而又迅猛刚实之劲,只有明劲练到迅猛刚实,才能达到“起如风,落如箭,打倒还嫌慢”;“起如箭,落如风,追风赶月不放松”的打法要求。也才能使内劲逐渐充盈,打得实,放得远,势若奔雷.有了这种疾用骤发,迅猛刚实的爆发劲,才有不用借外力全由自身发劲的本钱。进而再经过实练和默悟,从而使内劲渐渐充盈,刚中寓柔,刚柔相济,在“一动无不动”中,动则“拳打三节不见形”“起落一贯三催劲”“劲由内变,化乎即发”“打而不知,沾上难变”就步入了暗劲的妙境。什么“火机—发物必落”,什么“硬打硬进无遮拦”,什么“沾哪哪打”就都成为意中之事,乐何如耶。

    作者简介:

    李文彬先生是一代形意拳宗师尚云祥先生的关门弟子,也是中国当代十大武术名师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