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位于:尚派形意拳 >> 拳法理论 >> 半步崩拳”究竟妙在何处?>>正文
拳法理论
  • 形意拳“三体式“介绍
  • 拳宗师尚公云祥略
  • 半步崩拳”究竟妙在何
  • 十二形歌诀
  • 尚云祥是这样练形意拳
  • 尚云祥在天津二三事
  • 半步崩拳”究竟妙在何处?
    作者:admin    时间:2015-10-24    信息来源:网络摘抄    点击数:

    “崩拳”,是形意五行拳之一。它简单朴实,动作无华。然而郭云深先生却以这“半步崩拳”获得“打遍天下”之盛誉。尚云样先生深得其传,也以“半步崩拳”名贯武林。先生的“半步崩拳”究竟妙在何处?

    几种误传

    有的说:先生的崩拳拳到壁穿,没法抵挡”;有的说:“势如连珠炮,猛不可挡”;也有的说:“手脚齐到,劲整功纯”,等等。实际这些说法只是比喻先生“手疾快”、“力迅猛”。如果仅是这样,没有什么别具内涵的技艺,就谈不上是什么绝技高招了。日人松田隆智在他所著的《中国武术史略》中所引述尚先生的崩拳较为确切:“他和对方接近稍一动手,对方就得倒下。”这说明先生的崩拳还是别具窍要的。

    艺功有别:

    先生常说:“技艺是技艺,功夫是功夫,技艺和功夫是两码事。功夫大不等于技艺高”,“功夫大是有实力,技艺高是方法妙。技法妙才能高人一头……。”经云:“武艺虽精窍不真,费尽心机枉劳神。”这就说明技艺高在于决窍真。先生还说:“技艺在于传授(指老师教的水平),功夫在于实练(指掌握技术实质和实际苦练)。”所以才要投明师,访高友。目的就是在追求高的技艺来充实自己。当然“技艺高又必须通过勤学苦练,下到功夫,才能变成自己的实际本领”,“功夫下在平时,技艺用于瞬间。外精拳脚,内蕴意气,还必须以‘神’贯之”。说明先生不仅要求勤学苦练,下实功夫,还特别强调追求技艺和精神。虽然我们也朝夕苦练,磨砺寒暑地去钻研崩拳,但总没有先生崩拳的实用效果,原因就在这里!

    一句话;“武艺虽精窍不真”未能求入精微响!先生说:“‘千招会不如一招熟’,熟能生巧,·沾手就来。这是事实。可是我们和别人不一样,人们用的是招,我们用的是‘劲’。崩拳是直出直入,道既近,手就快:‘脚踏中门’不仅捷近,而且力猛,对方难避:特别是正前直进,峭劲得发,拔根进远,威力怎能不大 !“你要打他,他不会不管。遇到·遮拦,虽出手时是崩拳,沾手就变劲,什么劈、钻、横劲就应势而发了。有时出手也不都是崩拳!
    当然,这些都是见形于外的,更主要的是内在的意、气和劲的运用。”怪不得老先生们强调练好五行拳,门道在这里! 什么“五行合一处,放胆即成功”,原来尚有此用! 这就叫“四梢但齐,五行乱发”,这个“五行,不单指的要发动内五行,而且还要发挥五行的五拳作用。这些个中奥妙,也是前辈名家的不揭之秘!
    “劲”“招”辨析 ,
    先生说武术是多种多样的,各有所长,不能拿一个规矩来衡量所有的武术。练形意的,就得根据形意的特长来要求自己。讲闪、展、·腾、挪,讲快手、快脚,形意就不如有的拳种。因之“拳打,脚踢,用招破势”,突出地讲招法,也不是形意的长处。因为形意是以意、气为主,讲究练功、找劲,当然也讲究快,而是讲周身一体地快,发劲快,以求练得“内劲充盈,周身完整一气,一动无不动,意到劲到,沾着就发”。因之,形意拳讲变劲比变招来得方便,只有练找劲、发劲,才是我们的特长。何况要讲招,就离不开用脚踢。而形意经云:“拳打遍身是法,脚踢浑身是空。”它就不讲究用脚踢。如果突出讲招,又不能用脚踢,岂不是比人少了“半截”。

    虽然,形意门中也有人常说用什么锤(拳)、用什么“腿”。用得熟,动作快,也能击人。终不免有些舍近求远,放弃所长。忽略了形意拳“打即顾,顾即打”的涵义,更没有深入理解“拳打三节不见形”、“能要不是莫要停留”的发劲、变劲的特殊意义。何况在突出讲招中,一招虽妙,会因人,因时、因地的不同,产生不同后果。甚至被人所乘。何如以己之长攻人之短? 更何如从“悟得婴儿顽,打法天下势真形”的经义中领会形意的真谛,从自然中从“拳无拳、’意无意”中去追寻形意技艺的妙境!

    劲的特点
    先生说,“崩拳见形于外的特点固然可贵,但更主要的还是隐形于内的“劲”的来源和运用。”这就是先生求之入微,独具精到的技艺所在。崩拳的威力既凭“劲”不凭“招”,但是这个“劲”不是单凭功夫硬练出来的功力;而是靠高度技艺的指引,找到窍要,荟萃融化,通过精研实练取得的。
    下面就先生所讲的择几点略述之,或有助于同好们采择。
    一是“明了‘三星’多一力”。
    经云:“明了‘四梢’多一精,明了‘五行’多一气,明了‘三星’多一力”。其中“四梢”( 毛发为血梢,舌为肉梢,手足甲为筋梢,齿为骨梢),“五行”(内为心、肝,脾、肺、肾,外达五官——舌、目、口、鼻、耳)为人们所熟知,而“明了‘三星’多一力”——体用兼修必不可缺的要领,反而陌生。“三星”就是肩星,肘星和腕星。当沉肩,坠肘、塌腕按要求做到抻筋、拔骨又沉坠适度时,所出现在肩、肘和立拳的腕上的小坑儿就是“三星”。它标志着在臂上的“三节劲”是否练得对抻得到? 讲“三星”就离不开抻筋、拔骨。形意的抻筋、拔骨和长拳的压腿、合腰、拉韧带的形式和方法不同。它是通过站桩,使身体四肢有关部位在拧、裹、坠的静态中,把关节抻开筋腱拉长,而且使周身的横竖、背顺的劲拧成一体。在动态中,则要求“打要远,气要催”,“先求开展、后求紧凑”,从而使臂腿灵活开展,劲抻得长,放得远。只有在这样基础上,在自然、和谐中才能练得周身合和、完整一气,把明劲练到刚健之至,内劲亦从中而生,才有远攻、近取,真正发人的本领。
    在上述这些锻炼过程中,“三星”起着关键的作用。拿“肩星”来说,肩沉不对,臂拔不到,肩窝就大不了,实际肩关节就没抻开。拿“肘星”来说,臂里裹不到,肘下坠不正,肘窝就不能朝上,实际肘就没有拧顺,催力就不能贯到。拿“腕星”来说,腕不能抻,拳不能下扣,“腕星”就出不来,拳扣过力,失掉上下对称,则腕窝也会消失。只有抻、扣得当,构成食,中两指根节成为主攻着力面时,腕窝才最大最明显。由此可知,只有“三星”做到抻拔正确,才能找对劲。使“三节”增力,贯通一气。故云;“明了‘三星’多一力”。而这“三星”也正是打好明劲,纵发暗劲的宝贵基础,“一力”则是崩拳出手的技巧劲力的关键所在。
    二是“拳打‘三节’不见形”。
    “三节”指躯干、臂,腿无处不分根,中、梢三节。甚至一手、一足又各分其三节。这各个“三节”如合而为一,就可使通身一体,完整一气。分而为三,又各有所司,作用各异。但至关重要的是在实际运用中,这根,中、梢必须节节贯串,节节相催。绝不能采用“梢节起、中节随、根节追”的运劲方法。实际这是发脆劲、断劲的方法。与形意拳所要求的腰催肩,肩催肘、肘催手的三催劲相违,又与“打法须要先上身”的要求相悖。经云;“周身一体,完整一气”,“以上以下十四处打法,俱不脱丹田之气”。如果采用上述方法就没有腰为主宰的“三催”劲,又哪来的周身一力呢?这丹田之气又如何能发呢2如果不用“三催”之劲,就是想用“三节”、去打,也不可能体现出“不见形”地打、,而是手打被截用肘顶,肘顶不行,用肩撞。相递进攻,分节地打,又是见形地打了。失掉了形意、所强调的“拳打三节不见形”、“变劲不变手”、“手去不空回”的特点。
    先生曾讲“臂一出,‘三催’已进,当手被截,则肘劲仍催,可于被截处变劲发之,无需换手变招,等于沾哪哪打,使对方被打而不见便被扔出,这才是‘拳打三节不见形’的奥妙所在。”
    三是“脚打七分手打三”、“硬打硬进无遮拦”。谈到“脚打七分手打三”,说明崩拳不但可用脚打,还要它起到七分的较大作用。这就是先生常说的“脚打踩意不落空”,“去意好似卷地风”的涵义所在,也就是把蹚劲练好,就能劲大,步远且疾,“沾着对方如铁犁翻地,把对方拔根摔出”。关于“硬打硬进无遮拦”,先生说:“可不是手脚齐到地楞打,而是把明劲练到‘六阳纯全,刚健之至’‘内劲中生’,想打就能放。动也打、静也打,不用惯力、不借他力,上步也打、不上步也打,沾身就能发劲,这才叫有发人的真本领。才称得是“硬打硬进无遮拦”。
    综如上述,尚先生的.崩拳所以突出,不仅是功夫深、技艺高,特别是“劲”的内涵和运用,给我们留下了可贵的技术典范,愿吾侪共同努力,抉微务实,以求能有所得。